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汽车资讯 >

汽车资讯

哈萨克斯坦“颜色革命”被迅速挫败有两大赢家和两大输家

发布日期:2022-05-13 06:54   来源:未知   阅读:

  这次哈萨克斯坦骚乱,让我们想起了2014年发生在乌克兰的严重政治动乱,当时乌克兰的亲西方派和亲俄派激烈冲突,最终导致乌克兰的实质分裂,至今乌克兰危机仍在持续而且愈演愈烈,背后是西方和俄罗斯的激烈博弈。

  不管是乌克兰,还是哈萨克斯坦,都是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仍然把这些国家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不容西方染指。这次哈萨克斯坦骚乱,俄罗斯吸取乌克兰危机的经验教训,迅速出手平息骚乱,派出维和部队进驻哈萨克斯坦,没有让哈萨克斯坦重蹈乌克兰的覆辙。

  骚乱发生后,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先是采取了一些妥协措施,比如下调液化天然气上涨幅度,解散政府,清除纳扎尔巴耶夫势力,但并未能阻止示威活动的蔓延。

  随着局面失控,托科耶夫总统向普京提出援助请求,于是俄罗斯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派遣维和部队进驻哈萨克斯坦帮助稳定局势。俄罗斯认为这是外部势力策动的“颜色革命”,其目的是在前苏联地区制造混乱,然而美国则称俄罗斯“栽赃”。

  事实上,美国一直在向中亚地区进行渗透,一些非政府组织成为这种渗透的前哨。被称作哈萨克斯坦国父的纳扎尔巴耶夫担任总统期间,积极发展对美关系,意图平衡中俄影响,也同时对美国保持防范,结果还是出了“颜色革命”。

  哈萨克斯坦有一点不同于乌克兰,那就是哈萨克斯坦也是中国的重要邻国,不但是俄罗斯,中国也不会允许美国及西方成功地在哈萨克斯坦搞颜色革命,进而把哈国推向长期动荡的深渊,因为这事关中国的西部安全环境和地缘政治环境。

  中方已经明确表态,支持一切有利于哈萨克斯坦当局尽快平息事态的努力,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在哈蓄意制造社会动荡,煽动暴力。作为兄弟邻邦和永久全面战略伙伴,中方愿尽己所能向哈方提供必要支持,帮助哈方渡过难关。俄罗斯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已经出兵,而中俄同为重要成员国的上海合作组织地区反恐怖机构也发表声明称,如果哈萨克斯坦提出请求,愿意向该国相关机构提供必要协助。

  必须承认,哈萨克斯坦此次骚乱的结局,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俄罗斯和普京来决定,有两大影响因素。

  第一,苏联解体后独立出来的国家,基本上还是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大多也都认俄罗斯做“老大”。

  尽管这些加盟共和国独立后,和中美欧等都建立了外交关系,中美欧也通过各种方式加强与这些国家的政治或经济关系。但是在地缘政治与集体安全上,他们中的多数还是认俄罗斯做“老大”。俄罗斯绝不会轻易放弃其在独联体国家的主导权和影响力,不会允许乌克兰之外的另一个国家又发生动荡,影响到自身战略和安全利益。

  所以,哈萨克斯坦因为内部政治经济腐败引起的骚乱,不仅哈萨克斯坦政府不乐意看到,俄罗斯也不会允许其蔓延。再加上美国西方在哈萨克斯坦缺少抓手,想干涉使不上劲,只要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政府就是否达成一致,形成合力,事态应该会很快平息。

  第二,普京致力于振兴俄罗斯,只要有利于维护和扩展俄罗斯的国家利益,他在该出手时绝不犹豫,包括动用军事手段,不仅敢于进行国际斗争,而且善于进行国际斗争。

  从经济看,俄罗斯这些年起色不大,在西方制裁下更是举步维艰。但是在国际政治层面,俄罗斯却是斩获颇丰,在格鲁吉亚、叙利亚、乌克兰等地接连出手,在逆境中为俄罗斯开疆拓土,迫使美国从特朗普到拜登连续两任总统主动示好希望调整美俄关系,从中就可以看到普京的政治手腕有多厉害。

  这次哈萨克斯坦骚乱就是这样,骚乱在呈现失控态势之后,俄罗斯立马派出维护部队稳定局面,这些部队进入哈国境内后就被迅速投放到骚乱一线,形式雷厉风行,这就是典型的普京风格。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普京把哈萨克斯坦的这次危机转化为俄罗斯的机遇,为俄罗斯提供了在前苏联领土内重新确立其影响力的新机会,这是普京最重视的长期目标之一。

  哈萨克斯坦政府称,目前全国安全形势已经趋于稳定,此前遭到占领的行政设施已被执法部门夺回,公共设施和医疗系统已恢复运行,总统托卡耶夫完全掌控国内局势。据哈萨克斯坦内务部公开的数据,骚乱已造成至少164人丧生,接近6千人被拘留。

  骚乱发生后, 2019年卸任总统职务,但被认为仍在“垂帘听政”的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宣布辞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一职,甚至一度传出他即将前往俄罗斯“养病”的消息,而他本人至今仍未露面。纳扎尔巴耶夫的退场和俄军的进驻,让风波显出了扑朔迷离的一面。对托卡耶夫来说,纳扎尔巴耶夫对他固然有提携之恩,但他也不愿意后者垂帘听政。

  纳扎尔巴耶夫虽然在2019年3月后辞去总统一职,但他的家族仍然掌控着这个国家的很多方面,譬如哈萨克的石油和天然气领域都被纳扎尔巴耶夫家族控制,许多赚钱的能源企业都由纳扎尔巴耶夫的几个女婿拥有。纳扎尔巴耶夫继续推动的“去俄罗斯”、“强行推广哈萨克语”等风潮也损害了当下的俄哈关系。

  在这一客观环境下,托卡耶夫利用哈萨克斯坦当前的国内环境清理纳扎尔巴耶夫的实力就具备了合理性和可操作性。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8日与普京进行了“漫长”的电话交谈,商讨哈萨克在动乱过后的情势。托卡耶夫表示,感谢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尤其是感谢俄罗斯出兵协助平息了哈国暴乱。

  普京出兵帮助哈萨克斯坦平息骚乱,美国很不是滋味但又无可奈何。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日前表示,未来哈萨克恐怕“请神容易送神难”,意指哈萨克未来恐怕很难遏制俄罗斯的影响力。俄罗斯外交部毫不客气地反呛,“一旦美国人进了别人的家门,不仅是搞被抢劫或强暴,而是要别人的命”。声明还提到美洲原住民、韩国人、越南人和叙利亚人,并形容他们在家门口遇到美国这个不速之客很不幸。”

  分析了这么多,我们可以看出,这次哈萨克斯坦发生的“颜色革命”,有两个赢家和两个输家。

  第一个赢家是俄罗斯,托卡耶夫总统为平息国内骚乱,请求普京派兵援助,这为俄罗斯加强对中亚地区的影响力提供了机会;

  第二个赢家是托卡耶夫总统,2019年从纳扎尔巴耶夫手里接过总统职位后,托卡耶夫被认为仍然活在纳扎尔巴耶夫的阴影下,后者被认为在“垂帘听政”,此次骚乱为托卡耶夫清除纳扎尔巴耶夫的势力提供了合法性和可操作性。

  第一个输家是美国,美国本来在哈萨克斯坦的能源领域投资了数百亿美元,与俄罗斯竞争影响力,此次骚乱被认为有美国的影子,美俄的影响力此消彼长;

  第二个输家是纳扎尔巴耶夫总统,这次骚乱对准的一个目标就是纳扎尔巴耶夫及其家族,他们被认为在政治经济上腐败,控制哈国的经济,纳扎尔巴耶夫的铜像被抗议分子推倒,其本人也宣布辞去卸任后还一直把持着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一职,显然属于他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