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文化 >

社会文化

天开图画自然美

发布日期:2022-05-11 17:53   来源:未知   阅读:

  “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天地是万物暂寄的旅店),我国古代哲学家认为“天人合一”是人生的最高境界。这“天人合一”中就包含着人同自然的亲近,融合。大自然界不但是人类物质生活基本来源,也是人类精神文明的重要对象。古代文人墨客喜欢游历山川,一方面可以增加阅历,另一方面也可以怡情激发艺术创作之灵感。当今,随着人们物质生活的丰富,旅游热也在兴起,这说明人们精神需求高了,懂得去欣赏自然之美。

  自然美一般分为两类:一类是未经人类直接加工改造的,如日月星辰、雨雪风霜,森林沙漠,高山大海,以及野生植物等。它们保留了自然的原生状态,以其天然本色呈现于我们面前。另一类则是经过人工改造后的自然美,如水库、农田、果园、园林、花卉等。它已经不同程度地改变了自然物的原貌,留下了人类智慧,才能的印记。

  自然美是现实美数量最多,分布最广泛、品种最繁多的一种美。在人类的生活领域中从天到地,从宏观到微观,从有生命的动植物到无生命的无机物,都各有其不同的形态美,色彩美,是其他一切美无法比拟的。可以说它是美的宝藏,艺术创作的源泉。黑格尔说:“靠单纯的摹仿,艺术总不能和自然竞争,它和自然竞争,那就象一只小虫爬着去追大象。”

  自然美出自于自然造化之工,保持着一种素朴、纯真之天然本色美,所以其丰富性是其他美无法比拟的,以青山为例,我国的许多名山,山山不同,各有特色,黄山之奇,泰山之雄、峨嵋之秀,华山之险,青城之幽……无不令人赞叹。每且每座山中又各有奇观,飞瀑、流泉、怪石、岩洞、云海……变化万千,百媚千娇,这些都是无法人造的。

  同社会美、艺术美相比,自然美从总体看有其相对稳定性、持久性。因为大自然的生命力极其顽强,日月、山水往往千万年不显其变;有生命的动植物代代相传,遗变较慢。

  然而,从特定的时空看,自然美又时时、处处发生着或强或弱,时隐时现的变化。同一自然景观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条件下,会呈现出不同风貌,春花秋叶,晨曦夕照,意趣迥异;烟雨飞雪,月夜花朝,情韵有别。宗代郭熙说“春山淡冶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

  自然美的变易性是由多方面因素形成的,很少有孤立隔绝的单项美,大多是互相映衬,比照、融合的综合美。古人云:“山得水而活,得草木而华,得云烟而秀媚”。山水、林木、云烟等往往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倘若说社会美重在内容,艺术美是内容与形式兼重,那么,自然美则重在形式。首先是它本身的事物属性,即形状、色彩、声音之美。黄山的奇峰,特丹艳丽的花瓣,画眉悦耳的鸣叫,就是这三种属性的典型表现。

  当然,形式美除了自然事物本身的属性,即形状、色彩、声音外,更重要的是各部分之间组合关系所构成的美,它包括整齐、对称、匀衡、对比、比例以及多样性的统一等。

  自然美同自然物是两个概念,自然物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自然美却是人类社会产物,是人对自然的一种认识,一种态度,是人同自然发生关系的产物。自然美的形成是有条件的,除了自然物本身的属性外,还必须具备以下几个条件:

  ㈠自然经过人类直接的实践、改造,改变了原来不利于人类的方面,成为造福人类的工具,同时也具有了审美价值。自然美的形成最起码的前提是这种自然必须对人无害。晨曦日出,夕阳余辉是美的,但盛夏中午赤日炎炎,人们却讨厌太阳。马克思说:“忧心忡忡的穷人甚至对最美丽的景色都没有什么感觉”。原始人对电闪雷鸣,洪水猛兽充满了畏惧,见到这些事物只有恐怖感而没有美感,但现在人们在装有避雷装置的高楼之内看电闪雷鸣,坐在有保护装置的游览车欣赏狮虎等猛兽,都会让人感到自然的神奇绚丽。

  ㈡人类掌握了自然的规律,对它有了充分的认识,自然物成为人类生活环境中可亲可爱的一部分。

  有些自然物并不一定都经过人的直接加工,而是在人与其相处交往中得其利,赏其美,畅神陶情化为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大自然中有许多壮观景象,如宇宙星空,云雾日月,原始森林,高山大海,虽未经人们直接染指,但已为人们所认识,产生了感情上的相通。“白云苍狗”让人联想到人世苍桑;月色朦胧勾引起思乡情怀;夕阳黄昏比喻为人生暮年;云霞雾霭幻化出神仙世界……这些都能给人的美感。

  这种情况的发生,主要是自然物的某些特征、规律同人的情感心理产生“异质同松”,形成审美中的移情现象。比如,月光幽幽,最易引导起人们思亲思乡的寂寞情怀,所以有“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诗;又因月如团团玉轮或弯弯银钩,出没于云间,最易使人产生超离现实的种种神秘幻想,所以又有“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的诗。2000多年前孔子就提出“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说法,这是以山之厚重博大来比喻仁者宽广慈爱的胸怀,以水之清澄流动比喻智者聪慧机灵的品格开创了远古所谓“比德”说。再如,古人最喜欢梅、兰、竹、菊和松柏,主要是最它们凌霜傲雪,清幽淡雅的特征,这些特征同士大夫文人所欣赏的孤标傲世、高风亮节的人格精神是一致的。

  古人云:“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人们生活的周围,到处都遍布着自然美,几乎人人都可以看到和感觉到。当然,一些高级的、理想的自然美还需要我们去寻找,去发现。这里面大有学问,并不是人人都懂得怎样去欣赏。那么,怎样才能更好地领略自然美呢?

  例如南宋诗人林和靖,他一生诗作中最有名的是两名咏梅诗:“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被人们千古传育,这两名诗的妙处除了突出梅花“疏横斜”的审美特征之外,还为梅花安置了一个最适宜的自然时空(水清浅、月黄昏),从而营造出一种清幽凄寂的氛围,充分展示出梅花孤标傲世的高风亮节。

  我国是有5000年历史的文明古国,文物古迹遍及各地,大部分自然景观都同历史古迹相连。了解历史,能更好地欣赏自然之美。

  自然美同艺术美也是有机联系的,以自然美为题材的艺术美其实是自然美的延伸和升华。例如,贝多芬《田园交响乐》是描写田园优美风光的,倘若我们亲身到田野小溪,森林草地,领略大自然的美色,再听听贝多芬的乐曲,必须会对自然美和艺术美都有深切的体验,获得双重的美感享受。

  欣赏艺术美需要充分的想像,而欣赏自然美也同样如此。只有把客体的美同人的主体心灵联结起来,使无生命的自然景观笼上人的感情,才能使自然景观焕发出情趣,给人予更丰厚的美感。如李白写庐山瀑布“飞流直下三千迟,疑是银河落九天”,杜甫的《春望》中写“感时花溅旧,恨别鸟惊心”等等。这种联想,西方美学家把它称之为移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