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

专访丨澳门国际影展最佳男主角吴晓亮:不靠流量靠作品说话

发布日期:2022-04-08 16:39   来源:未知   阅读:

  东方网记者牛强12月19日报道:回忆起12月10日在澳门的那个夜晚,当颁奖嘉宾打开信封,宣布最佳男主角获奖人选是自己的那一刻,吴晓亮直言特别意外。

  最终,吴晓亮凭借其在《日光之下》中朴实细腻的演技获得了评委们的青睐,在激烈的角逐中,成功斩获第四届澳门国际影展暨颁奖典礼“新华语映像”最佳男主角殊荣,而这座沉甸甸的奖杯,也是1985年出生的他演艺生涯中第一次获得专业肯定。

  电影《日光之下》讲述了1999年寒冬发生在中国北方边境小城的一段往事。由吴晓亮饰演的男主角“谷亮”,是一个一心为给妹妹争取到在社会上被认可的身份而倾其所有的男人,他虽然勇敢乐观,却对自己的生活充满了困惑,他游走在渔民的利益争斗和对妹妹涌动的情感之间,是一个生性复杂的角色。

  对于吴晓亮而言,“谷亮”是一个有距离感的人物,这也给他的角色创作带来了一定的挑战及难度。拍摄期间,为了留给自己更多的时间钻研人物,吴晓亮刻意减少了与周围人的不必要交流,在角落暗自揣摩,并加重了表演过程中细节的塑造,通过对角色微表情的刻画、及精心设计的肢体语言来展现“谷亮”处于不同层次阶段的情感纠葛,那些心灵上的触动在他的演绎下得以具体化。

  他的获奖感言是这样说的:“作为一个蒙古族孩子,我不太会讲话。其实在坐的有很多人可能对我不太熟悉,千玺可能认识我(两人曾合作《长安十二时辰》)。其实我演了很多年戏,也饰演过很多不同的角色,这是我获得的第一个个人的奖项,话不多说,我会继续努力,我叫吴晓亮,我是个演员。谢谢。”

  1985年出生于内蒙古的他,是长生天的孩子。低调内敛,平素讲话并不多,但单眼皮的他却给人一种忧郁的美感,尤其是笑起来,腼腆却很直率。和大多数的文青一样,吴晓亮爱唱许巍的歌,喜欢喝酒,迷恋着柯本和侯孝贤,“还在路上,还要微笑,还很勇敢,还有希望”,吴晓亮喜欢在微博上分享着喜欢的电影台词,也爱发自拍,深夜的小酒馆,或者是年少时候弹奏过的吉他,每张照片背后似乎都有一段故事和回忆,他对工作和生活总是充满热爱。

  2004年,吴晓亮出演李继贤执导的青春校园电影《没有音乐照样跳舞》,在片中饰演高中生陈天阁,这是他的首部电影作品。这部作品也让他成功打开演艺圈的大门,成为演员。

  今年夏天,网剧《长安十二时辰》风靡大江南北,由吴晓亮饰演的突厥狼卫首领曹破延凭借其精湛的演技吸睛无数。

  其实,曹破延并不是一个容易驾驭的角色,人设情绪层次复杂,稍不留神就可能演绎成符号化的坏人,但吴晓亮却将人物转变演绎的冲突强烈且逻辑清晰,本是剧中的大反派角色,反而得到观众“恨不起来”、“不舍下线”的高度评价,他对角色透彻的理解,得到了观众由衷的认同,看似驾轻就熟的演绎背后实则付出了多个日夜的努力。

  作为一名演员,吴晓亮在对角色的挑选上从不受限,《绣春刀Ⅱ:修罗战场》、《流浪地球》等口碑佳片中都有他的出演,即使戏份不重,却都能成为整部作品中极其抢眼的角色之一,也正是这些绿叶型的配角,让其成长为“角色中的大演员”,因为他对每一个角色孜孜不倦的雕琢,才积淀下了深厚的表演功力和人生感悟。

  吴晓亮也无比期待着自己的最新作品,在这部由导演王小帅监制、联合编剧的文艺片《上山》中,吴晓亮再度挑战了自己的演员极限,分饰两个反差极大的角色。不靠流量,靠作品说话的吴晓亮,依然在路上。

  吴晓亮:这次拿奖的角色是“谷亮”,是一个生活在泥泞中的哥哥。在演出过程中最大的体会就是在表演中,如何把握分寸感,控制自己的表演欲望,用自然的生活演技去表现细节,当然,我也还是在慢慢摸索中。

  吴晓亮:其实很多人也说过,表演是一门遗憾的艺术,当你演完回头看的时候会一直处在在自我否定自我修正的过程中,非要说最满意的角色应该是我最早拍的角色,如果现在让我去演,我应该不会演得像那时候那么纯粹,虽然青涩但是让我自己意外的舒服。

  吴晓亮:演员就是个职业,牺牲谈不上,只要对自己的职业负责,态度认真,尽量把工作做到最好,每个职业都一样,付出并不一定能得到相等的回报,只要无愧于心就好。

  吴晓亮:曹破延是一个有使命感、有责任感的人,我不觉得简单的好、坏能定义他,这太片面了。他有着自己最崇高忠实的信仰,他作为狼卫,残酷冷血的杀手本质既是他对族人的忠诚,也是为了他的女儿一生的幸福,他是一个有大爱也有大义的高尚的人。

  吴晓亮:当时就是误打误撞,自己觉得好玩就去演了,做演员最幸福的时候就是我能够体验别人的人生,所以我才说对我来说不存在生活工作的平衡,我在演戏的时候也是在生活,我生活在这个角色的人生中,这是很美妙的一种体验。

  吴晓亮:我生活中爱好就是摩托车、跟朋友玩乐队之类的,生活和工作这两块我没分得特别开,其实工作和生活都在一起进行着,他们都是互通的关系,我的工作需要我有更多的生活经验。

  吴晓亮:我的家乡、我的民族、我的亲人、我生长的环境,给予了我单纯善良的本质和对生活的态度、胸怀。

  吴晓亮:有啊,在每个行业都有很多。我每拍一部戏,我从接触的每个人身上都能看到他们对工作、生活的热爱与专注,他们都有值得我学习的细节。我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脑子里浮现了几个,就让我默默崇拜他们吧。(大笑)

  吴晓亮:这个问题我还真想过,不做演员的话可能会在摩托车行的技工或者摇滚乐队的鼓手,而且这两个我能够兼职,白天修车,晚上打鼓,是不是还挺有意思的?

  吴晓亮:《上山》由王小帅导演监制、联合编剧,邬迪导演执导,和蒙古籍演员涂们老师一起合作的,讲的是一个老警察坚持不懈、追凶20年的故事。我在这部电影里面分饰两角,演了两个反差特别大的角色,我还挺兴奋的,再多就剧透了,怕导演把我戏剪了就不说了吧。(笑)

  吴晓亮:我平时很少想这个问题,我现在的生活阅历应该没有专业编剧和生活来得丰富。所以我还是要看到好的剧本,看这个角色能不能带给我冲击,让我有强烈的欲望去诠释他、完成他。

  我是演员吴晓亮,希望东方网的网友们能够多多关注我的作品,希望有机会能带着作品去上海和大家见面。

  东方网记者牛强12月19日报道:回忆起12月10日在澳门的那个夜晚,当颁奖嘉宾打开信封,宣布最佳男主角获奖人选是自己的那一刻,吴晓亮直言特别意外。

  第四届澳门国际影展上有多达50部影片和6部短片参展,其中“新华语映像”竞赛单元更是因囊括了今年华语新生代多部佳片而备受关注,强大的入围阵容令各个奖项的份量之重不言而喻,而最令人期待的“最佳男主角”奖项也在这些优秀的作品中产生。

  最终,吴晓亮凭借其在《日光之下》中朴实细腻的演技获得了评委们的青睐,在激烈的角逐中,成功斩获第四届澳门国际影展暨颁奖典礼“新华语映像”最佳男主角殊荣,而这座沉甸甸的奖杯,也是1985年出生的他演艺生涯中第一次获得专业肯定。

  电影《日光之下》讲述了1999年寒冬发生在中国北方边境小城的一段往事。由吴晓亮饰演的男主角“谷亮”,是一个一心为给妹妹争取到在社会上被认可的身份而倾其所有的男人,他虽然勇敢乐观,却对自己的生活充满了困惑,他游走在渔民的利益争斗和对妹妹涌动的情感之间,是一个生性复杂的角色。

  对于吴晓亮而言,“谷亮”是一个有距离感的人物,这也给他的角色创作带来了一定的挑战及难度。拍摄期间,为了留给自己更多的时间钻研人物,吴晓亮刻意减少了与周围人的不必要交流,在角落暗自揣摩,并加重了表演过程中细节的塑造,通过对角色微表情的刻画、及精心设计的肢体语言来展现“谷亮”处于不同层次阶段的情感纠葛,那些心灵上的触动在他的演绎下得以具体化。

  他的获奖感言是这样说的:“作为一个蒙古族孩子,我不太会讲话。其实在坐的有很多人可能对我不太熟悉,千玺可能认识我(两人曾合作《长安十二时辰》)。其实我演了很多年戏,也饰演过很多不同的角色,这是我获得的第一个个人的奖项,话不多说,我会继续努力,我叫吴晓亮,我是个演员。谢谢。”

  1985年出生于内蒙古的他,是长生天的孩子。低调内敛,平素讲话并不多,但单眼皮的他却给人一种忧郁的美感,尤其是笑起来,腼腆却很直率。和大多数的文青一样,吴晓亮爱唱许巍的歌,喜欢喝酒,迷恋着柯本和侯孝贤,“还在路上,还要微笑,还很勇敢,还有希望”,吴晓亮喜欢在微博上分享着喜欢的电影台词,也爱发自拍,深夜的小酒馆,或者是年少时候弹奏过的吉他,每张照片背后似乎都有一段故事和回忆,他对工作和生活总是充满热爱。

  2004年,吴晓亮出演李继贤执导的青春校园电影《没有音乐照样跳舞》,在片中饰演高中生陈天阁,这是他的首部电影作品。这部作品也让他成功打开演艺圈的大门,成为演员。

  今年夏天,网剧《长安十二时辰》风靡大江南北,由吴晓亮饰演的突厥狼卫首领曹破延凭借其精湛的演技吸睛无数。

  其实,曹破延并不是一个容易驾驭的角色,人设情绪层次复杂,稍不留神就可能演绎成符号化的坏人,但吴晓亮却将人物转变演绎的冲突强烈且逻辑清晰,本是剧中的大反派角色,反而得到观众“恨不起来”、“不舍下线”的高度评价,他对角色透彻的理解,得到了观众由衷的认同,看似驾轻就熟的演绎背后实则付出了多个日夜的努力。

  作为一名演员,吴晓亮在对角色的挑选上从不受限,《绣春刀Ⅱ:修罗战场》、《流浪地球》等口碑佳片中都有他的出演,即使戏份不重,却都能成为整部作品中极其抢眼的角色之一,也正是这些绿叶型的配角,让其成长为“角色中的大演员”,因为他对每一个角色孜孜不倦的雕琢,才积淀下了深厚的表演功力和人生感悟。

  吴晓亮也无比期待着自己的最新作品,在这部由导演王小帅监制、联合编剧的文艺片《上山》中,吴晓亮再度挑战了自己的演员极限,分饰两个反差极大的角色。不靠流量,靠作品说话的吴晓亮,依然在路上。

  吴晓亮:这次拿奖的角色是“谷亮”,是一个生活在泥泞中的哥哥。在演出过程中最大的体会就是在表演中,如何把握分寸感,控制自己的表演欲望,用自然的生活演技去表现细节,当然,我也还是在慢慢摸索中。

  吴晓亮:其实很多人也说过,表演是一门遗憾的艺术,当你演完回头看的时候会一直处在在自我否定自我修正的过程中,非要说最满意的角色应该是我最早拍的角色,如果现在让我去演,我应该不会演得像那时候那么纯粹,虽然青涩但是让我自己意外的舒服。

  吴晓亮:演员就是个职业,牺牲谈不上,只要对自己的职业负责,态度认真,尽量把工作做到最好,每个职业都一样,付出并不一定能得到相等的回报,只要无愧于心就好。

  东方网:有人说,《长安十二时辰》里曹破延是一个具有强烈悲剧色彩的悲剧人物,你是如何诠释这个角色的?

  吴晓亮:曹破延是一个有使命感、有责任感的人,我不觉得简单的好、坏能定义他,这太片面了。他有着自己最崇高忠实的信仰,他作为狼卫,残酷冷血的杀手本质既是他对族人的忠诚,也是为了他的女儿一生的幸福,他是一个有大爱也有大义的高尚的人。

  吴晓亮:当时就是误打误撞,自己觉得好玩就去演了,做演员最幸福的时候就是我能够体验别人的人生,所以我才说对我来说不存在生活工作的平衡,我在演戏的时候也是在生活,我生活在这个角色的人生中,这是很美妙的一种体验。

  吴晓亮:我生活中爱好就是摩托车、跟朋友玩乐队之类的,生活和工作这两块我没分得特别开,其实工作和生活都在一起进行着,他们都是互通的关系,我的工作需要我有更多的生活经验。

  吴晓亮:我的家乡、我的民族、我的亲人、我生长的环境,给予了我单纯善良的本质和对生活的态度、胸怀。

  吴晓亮:有啊,在每个行业都有很多。我每拍一部戏,我从接触的每个人身上都能看到他们对工作、生活的热爱与专注,他们都有值得我学习的细节。我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脑子里浮现了几个,就让我默默崇拜他们吧。(大笑)

  吴晓亮:这个问题我还真想过,不做演员的话可能会在摩托车行的技工或者摇滚乐队的鼓手,而且这两个我能够兼职,白天修车,晚上打鼓,是不是还挺有意思的?

  吴晓亮:《上山》由王小帅导演监制、联合编剧,邬迪导演执导,和蒙古籍演员涂们老师一起合作的,讲的是一个老警察坚持不懈、追凶20年的故事。我在这部电影里面分饰两角,演了两个反差特别大的角色,我还挺兴奋的,再多就剧透了,怕导演把我戏剪了就不说了吧。(笑)

  吴晓亮:我平时很少想这个问题,我现在的生活阅历应该没有专业编剧和生活来得丰富。所以我还是要看到好的剧本,看这个角色能不能带给我冲击,让我有强烈的欲望去诠释他、完成他。

  我是演员吴晓亮,希望东方网的网友们能够多多关注我的作品,希望有机会能带着作品去上海和大家见面。